不过…… 姬诀盯着那张脸露出了见鬼的表情。 她最真实的样貌,竟然是一张她自己都没有见过的脸? 这场戏也该结束了。 姬诀压下心头那些怪异的感觉,不管那些记忆和这张脸是怎么回事,等她先杀了眼前这个侯爵再说。 以后,她有的是时间去找出原因。 阿拉昂的动作一僵,手停在了她面容不到一指的距离。 □□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给我死!” 一拳砸在阿拉昂的脸上,拳头上所附加的魔法效果令他的头颅深深凹陷。 下一秒,房间内仿佛下起了一场羽毛雨,无数散发着淡淡柔光的羽毛从天空中纷纷洒洒的飘落,他在四散纷飞的羽毛里横飞出去。 他的身体被羽毛刺穿,每根羽毛之后都挂着细细的银线,它们互相拉扯,缠绕住他的关节,封锁住他的魔力,钻进他的皮肤里,沿着他的魔法回路梭巡着尽头。 阿拉昂抬起头,额头布满汗水,人形几乎无法保持,整张脸变得扭曲,头顶开始失控钻出尖角。 他张开嘴想要说什么,但他的嘴早已被线细细密密的缝住,一丝一缕的声音都无法泄露出来。 他只能眼睁睁的感受着尖锐细小的异物,无数次洞穿他的魔源,在他最柔软的脏器上扎出无数小洞,短短数秒就挤了进去,紧接着轰然炸裂。 姬诀俯视着脚下的场景。 羽毛牵引着银线飞舞,光泽在丝线上流转,无数光羽所带来的斑驳光影落在男人的脸上。 他的身体不停颤抖,战栗,挣扎,却像是被粘在蜘蛛网上的小虫。 一切挣扎都微不足道。 直至那双浓黑的眼球碎裂,他不再挣扎。 姬诀收回挂在羽毛后的光线。 没有了丝线的拉扯支撑,那具躯体因为惯性在原地保持了一秒原本的姿势,紧接着失去重心,双腿跪地,无数黑色的雾气从已经千疮百孔的躯体中,沿着那些小洞飘出。 转瞬间,那位侯爵就只剩下一层摊在地上的皮囊而已。 姬诀松了口气,她看向海妖。 女妖倒在房间的中央,浓墨般的长发铺了一地,从发梢开始,她的头发正在飞速的褪去颜色,化为湖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