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白小纯,神色露出敬畏与骇然,他们尽管知道天道筑基强悍,可怎么也没想到,三个筑基修士联手,不但无法灭杀白小纯,甚至还被他翻手间,直接瞬杀 就在这四周众人心底吸气时,杜凌菲面色阴沉,蓦然开口。 “为何这三人出现,东林城的阵法,居然没有开启,从轮值负责阵法的家族开始,给我查下去,告诉那个家族,我此刻还是此城使者,这件事情,我要的不仅仅是一个交代” “此地所有修真家族,立刻搜寻全城,严格盘查,刺客极有可能并非这三人,还有其他人存在” 与此同时,远处天空,一道道长虹呼啸而来,很快的,从族人那里知晓白小纯来到此地,那些修真家族的老祖以及负责人,急速来临。 到了此地后,这些修真家族的老者立刻就看到了此地的血迹,纷纷面色大变,又听到了杜凌菲的话语,一个个立刻杀气腾腾,而其中一个修真家族的老祖,则是面色瞬间苍白,眼下这个月,正是他们家族负责轮值阵法。 “白道友,杜仙子,此事李某一定查下去,绝不姑息,我李家对于灵溪宗,忠心耿耿,日月可鉴” 第172章 白小纯,对不起 这一夜,整个东林城,全城戒严,修真家族全部出动,严密搜寻的同时,白小纯与杜凌菲,已经离开了东林城。 按照杜凌菲的说法,她的任期即将结束,就算是提前回到宗门,也不会有碍,于是陪着白小纯,一起向着宗门归去。 夜晚的天空,繁星点点,明月高挂,白小纯与杜凌菲坐在一处山头,看着天空的星月,月光的映照下,杜凌菲的俏脸,看起来格外的美丽,她微笑的望着白小纯,听着白小纯说着二人这些年没见的时刻,发生在白小纯身上的事情。 “小肚肚,你不知道,南岸那些人居然拿石头来扔我,打的我好痛” “万蛇谷的那些蛇,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我只不过是想要让它们变的可爱一些” “还有那该死的兔子,小肚肚你回到宗门后,如果看到了,一定要告诉我” “北岸那些家伙,太欺负人了,想当初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去了北岸,谁也不敢得罪,夹着尾巴做人,可他们居然还不放过我”白小纯说着发生在灵溪宗的往事,杜凌菲在一旁时而柔声安慰,时而掩口轻笑,目中恰到好处的露出崇拜与惊呼,使得白小纯谈性大增。 只不过对于小肚肚这个称呼,杜凌菲多次抗议,可却抗议无效,她越是抗议,白小纯就越是这么称呼。 “小肚肚,小肚肚,小肚肚” 杜凌菲轻抚额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直至深夜,二人在这山顶上,找到了一处洞府,在这洞府内,白小纯打坐时,突然一股轻风吹来,诡异的是,这轻风吹起白小纯与杜凌菲的发丝,可白小纯却丝毫不察。 杜凌菲睁开了眼,看了看身边的白小纯,沉默许久,目中露出复杂与惆怅,走出了洞府时,她抬头看着远处的黎明破晓,风吹散她的头发,杜凌菲右手抬起,下意识的要将发丝婉在耳后。 可就在她的手,与发丝碰触的瞬间,那些发丝居然穿透了她的手指,飘忽而过,杜凌菲默默的看着此刻模糊的食指,她的目中露出更多的复杂,用力一握拳,手指上的模糊瞬间消散后,她挽着发丝,轻声喃喃。 “时间,不多了” 许久,杜凌菲惆怅的回到洞府,凝望白小纯,乖巧的坐在了他的身边,依偎着他的肩膀,闭上了眼,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