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有巫族扮成山海仙阁主峰弟子,扰殊识舟闭关的那事之后,祁元白便想了办法,将仙 阁之中混着的巫族眼线一一找出,彻底清扫。 祁元白和巫族的关系,也是自那时起,就急转直下。 在元青看来。 巫族多年来疼惜祁元白,从未负他。而祁元白,则是辜负家族期盼,一次次站在了家族的对立面,对家中亏欠甚多。 这样的人不能回家。 元青想,无论是为了自己的前途,还是为了家族的未来,都不能让祁元白这家伙回家。 所以,他决定对五长老交托之事,阳奉阴违。 他不会按照五长老交代的那样,告诉祁元白,兄长想他了,家中父母也思念他……他会用锋利的言语,让祁元白和家族的裂隙更深。 祁元白对此事看得分明,道: “长老派你来时,应该有叫你态度对我好些?” 元青道: “你值得好态度吗?” 祁元白一点也不恼,说道: “你态度好或者不好,都没有关系。” 元青觉得有些不对劲。 祁元白感慨道: “兄长,我知道家族会派人与我接触,可我未曾想到来的是你,更未曾想到,你对我抱有如此敌意。” 祁元白折扇上手,话锋一转,道: “不过来的是你也好,若是小兵小卒,我还担心问不出我想知道的事情全貌呢。” 说罢,他手中折扇一掀! 金色异文浮现,巨大阵法在东海上铺开,层层相叠,环环相扣,如一张密不透风的天网,将元青包裹在其中。 元青冷笑一声,道: “祁元白,你果然没安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