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他的本命之灵,会是什么” 在这北岸内门弟子纷纷猜测时,白小纯观摩四峰灵兽,已有一年。 实际上这一年来,不但是内门弟子关注他这里,就连四峰的掌座以及掌门,还有李青候,也都在暗中关注白小纯水泽国度的进度。 他们也在诧异,因为按照正常来说,百兽院的观摩,就足以形成水泽国度的本命之灵,可白小纯这里似乎还不够,但就算是不够,加上四座山峰的守山兽,也应该可以了,但偏偏还是不够。 “白小纯的本命之灵,竟如此难形成” “本命之灵,因人而异,它是按照一个人的内心潜在世界,形成了一种神秘莫测的灵幻” “白小纯的本命之灵,会是什么呢” 在这众人关注时,白小纯结束了对四座山峰守山兽的观摩,茫然的走在北岸,他发现,再怎么观摩也都没用了,明明有强烈的感觉,似乎随时可以在脑海中诞生出水泽国度的本命之灵,只差一点就能突破。 可这一点,却仿佛无限之大。 白小纯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此刻默默的在这北岸前行,在路过试炼台时,他下意识的看了眼试炼台的那尊凶兽的雕像。 这被他曾经看了多次,每次都只是有说不出的感觉,却难以明悟的雕像,在这一瞬,在他看去的刹那,白小纯脚步瞬间一顿,整个人身体一颤,目中露出不可思议。 第126章 厚积薄发 他以前看这尊雕像时,只是觉得这雕像有一股气势,可引起昂然的战意,只是更深层的,他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可眼下,不知是不是他连续一年都在观摩四峰守护兽,且沉浸在那本命之灵随时可以突破的境界里,使得他在看向这雕像时,竟下意识的以一种观摩战兽的方式,不是去看这雕像的整体,而是去看它身上的鳞片 这似很普通的,如雕刻上的鳞片,在被白小纯看到的瞬间,竟让他脑海里,水泽国度本命之灵 诞生的感觉,瞬间翻滚,一下子强烈无比。 与此同时,他似乎听到了一声仿佛来自远古的嘶吼咆哮。 这一幕他不知是不是幻觉,正要仔细凝望时,却一切瞬间消失,紧接着,他脑海中水泽国度本命之灵要诞生的感觉,也慢慢平静下来。 白小纯呼吸急促,猛地上前,直接就盘膝坐在了这尊雕像的下方,抬起头,目不转睛的凝望,他隐隐觉得,之前自己无意中感受到的那一幕,绝不是幻觉。 “这雕像有古怪”白小纯深吸口气,凝望不断,不是去看整体,而是盯着无数鳞片中的一片,全神贯注。 可偏偏这看似简单的鳞片,白小纯发现自己竟很难记在脑海里,这是一种很诡异的状况,可以看到,但却记不住。 这种现象,不但没有让白小纯气馁,反而更坚定了他的执着,他双眼一闪,沉浸在目光中的鳞片里。 时间流逝,很快到了黄昏,这试炼台在北岸的中心地带,四周时常会有北岸弟子出现,他们都看到了白小纯坐在那里死死的盯着试炼台的雕像,纷纷诧异,但却没有停留,收回目光离去。 可第二天清晨,当那些昨日看到白小纯的弟子,路过这试炼台时,居然再次看到白小纯,似乎白小纯这一夜,根本就没有离开,而是始终保持这样一个状态,甚至眼睛都红了的盯着雕像时,众人的诧异更多。 白小纯知道,他只能通过这雕像去突破,除此之外,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水泽国度的本命之灵,他觉得自己能做的都做了,百兽院的观摩,四大守山兽的观摩,甚至北岸弟子所拥有的战兽,他也暗中观察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