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机甲已经被逼到绝境,付辛荣和燕雪还在步步紧逼,周芃琳带着人已经朝这边走过来了,站在上面的两队人马更是蠢蠢欲动。刚平息了一场战斗,仿佛又要掀起一场混战。就在此时,矮个子机甲背靠的泥壁忽的蠕动起来,像是有生命一般,变得软烂、沸腾付辛荣和燕雪一怔,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矮个子机甲一无所知的紧紧靠在泥壁上。泥壁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咕噜咕噜的, 有什么东西似乎要破壳而出,矮个子机甲似有所感,他愣愣回头就看见泥壁里突然挤出一个扭曲的、柔软的树根。紧接着,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密密麻麻的树根破土而出,它们眨眼就将矮个子机甲紧紧缠绕住。不一声尖叫。矮个子机甲惊恐而绝望的奋力挣扎着,但是依旧被一点点拽入了泥壁之中,巨大的泥壁像是一个沸腾的沼泽无声无息的就将他完全吞噬进去了。燕雪白着脸,连往后退了三步,这这是什么!就在所有人面前, 泥壁活了过来!不,更准确的说是树木活了。周芃琳亦是震惊,这树难道也是活木!所有人惊惧的抬头四处张望,仿佛印证了他们的话语一般,所有的泥土都开始移动,那一瞬间,坚固的墙壁变成了烂泥,泥土被树根相互挤压深褐色的根茎如同鬼手,从所见之处钻了出来, 它们粗细不一,却极为灵活,感受到活物的气息,根茎疯长眨眼间,宽阔的地洞就变成了‘蛇窟’。怎么活过来了!小心这些树根!老天信号发射器还在这些树瘤里面!根茎是首先苏醒的,紧跟着,巨树才缓缓苏醒,就像是沉睡了千年的巨木,当它醒来的时候,整片大地都在震颤, 大量的山丘开始山石滚滚,大量的河流不得不逆流而上,山坡垮塌成深渊,深渊被填埋成山坡在地面之上,那高耸入云的树冠轻轻摇晃着,将附近的云雾全部打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