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她和这丫头彻底断绝关系,她是真狠不下这份心。 可每天看着这丫头不务正业、浑浑噩噩的样子,心里就一顿窝火。 “你都来白家这么久了,是该出去找份工作了,总不能一直这么游手好闲下去。” “如果你愿意上学的话,我也可以联系帝都一些适合你就读的学校。” 白浅沫站在楼梯口,听到这席话,转身径直看向她。 “找工作的事情不劳您费心,至于上学,我早就上够了,没兴趣回学校。” 上学? 呵呵,学校里那些知识,她实在是提不起一点兴趣了。 当时在jq毕业的时候,老师都不想让她走。 因为很多学术上的问题,他们还要来请教她。 这种日子,真是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韩宋妍神情一怔。 她没想到这丫头会拒绝的这么干脆。 “为什么不上学?一个初中毕业生能做些什么?” 韩宋妍感觉被这丫头气的胸口一阵刺痛。 打心眼里,她还是希望她去上学。 “你出去问问,初中毕业生在帝都,最多就只能做一些服务类的底层工作,你可是白家的女儿,怎么能去做这种丢人现眼的工作?” 白浅沫轻嗤一声,慢悠悠的回:“服务行业就是丢人现眼?那您今后还是别去商场买衣服、别去餐厅吃饭的好,那里可都是底层工作者,以免脏了您的眼。” “你”韩宋妍感觉自己的脑壳儿就要炸了。 “你是我的女儿,我也是希望你能好。”韩宋妍声音里有些无奈。 白浅沫挑了挑眉:“不用您费心,我自己的事情从来都是由我自己来决定。” 丢下一句轻飘飘的话,白浅沫转身上了楼。 韩宋妍气的浑身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