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参加战神试练,不在于取得什么名次,而在于寻找机缘。 聚宝盆已经被他藏在一个大皮囊中,如此,既能盛放几件常用法宝,又能帮他收宝。 至于那些上古魔神的道法传承,那就纯粹要靠个人的人品了。 神墟经过神族百万年的开发,也着实没有“漏”可捡,半天时间聚宝盆也只有过一次反应,而那次反应的缘由还是:人家手上拿的兵器。 最终这件兵器落在了他手上,不是他有意杀人夺宝,而是那位觉得她好欺负,于是把自己葬送了。 三个时辰后,他到达了神墟的边界,一次机缘也没得到,还打了四场,其中三场是被人围攻,不过,这些人都被他送出了神墟。 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他都后悔来参加什么战神试练。 神墟之中,到处是战场,他索性沿着边缘溜达,大约又溜达了半个时辰,看到一个极其雄壮的身形,正坐在地上摆出“思考者”的架势,周围有几人正在帮他警戒。 “角雉族的道友,请不要打扰!”有人拦住了去路。 “这是得到传承,正在悟道?” “是啊” “真羡慕,我那先走了!”陈季平绕了一圈假装离去。 换一个人,他也不会去阻止别人悟道,但是达达尔,那是乌山重的死仇,双方也交过手,自然不能让对方如愿。 找个没人的地方,化为一只蚊子飞了过来。 区区一只蚊子,谁也不会在意,顺利飞到了达达尔身后,转了一圈,竟是无从下手,因为这家伙身板太过强悍,而且周身包裹一层若隐若现的防护光罩,应该是一种了不起的防御法宝。 正想办法之际,忽然感应到达达尔所坐之处,产生一股吸力。 陈季平暗惊,如果硬要摆脱那股吸力,不是做不到,但是很可能引起 达达尔的警觉,一旦打草惊蛇,他再想施为就难了。 于是他放弃了抵抗,任由那股吸力,将他吸入地下一个不大的裂缝中。 裂缝极为深邃,居然超过千丈,越往下吸力越强烈,等到了最后,他被吸入一个尖尖的嘴巴里。 原来是你想吃我啊! 既然已经深在地下,闹出点动静也没关系了,于是他化为一把刀,直接给对方开了喉咙。 尖嘴怪物并没有死,但是喉咙被割开,却是发不出声音。 陈季平从喉咙中飞出后,还没等他看清怪物的形态,一股强大的意念冲入识海,然后化为一个尖嘴巨兽,要将他的元神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