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辛全然不知苏家父子的交流,见其终于聊完了,有气无力地一挥手:“起驾回宫!~” “赳赳大商,共赴国难……赳赳大商,护我河山……血不流干,誓不休战……” 伴随着高昂的虎贲军战歌,仪仗队踏起正步,挺直腰杆,离开了城门。 坐在马车上的帝辛轻叹一声:哎,虽得了命定九尾狐入宫,可终究,四月的昏庸值,还是没了…… 朝歌,虎贲军一战攻下冀州的消息,第一时间便传回了朝堂。 朝堂之上,太师摄政,比干、微子启等人听闻纣王战绩,瞬间整个人都陷入了抑郁之中。 好歹冀州也是大商数一数二的大城,城墙更是高达二十余米……虎贲军哪怕战力再强,那也只有一万人啊!~被区区一万人打下,一战都没能拖延,你苏护也太弱鸡了点!~ 就这战绩传出去,恐怕他们私下的计划,又会艰难了几分!~ “怎么会如此,堂堂冀州城,一战都挡不下……” 比干仿佛陷入了魔障,站在文臣队伍里不停地喃喃自语。 不是他矫情,实在是冀州一战事关重大……苏护胜,他们便能有理由让西伯侯介入,再夺走雷开的守将权利,得到一部分军权,好在未来关键时候发动……可现在败了,那就意味着未来的很多设计,都要有变化了!~ 说不得,等帝辛回来,带着破城之势,直接将他们赶出朝歌也不一定…… “比干王叔,看你的模样,似乎对虎贲军获胜,有些不满?” 时刻盯着比干等人的闻仲嘴角翘起一丝笑意,这一战胜得如此干脆利落,也给他接下来的计划,带 来极大的帮助。 微仲衍连忙戳戳比干,将他惊醒……比干满头大汗淋漓,向着太师鞠了一躬,告退道:“非是比干不满,实是战报太过匪夷所思,臣一时失神罢了。臣惶恐,暂时无法处理朝政,还请太师放行。” “哦,既然比干王叔觉得心力憔悴,那就把推荐权利交给杨任大夫负责吧。尔也好回去好好休息,颐养天年。” 太师不为所动,手持牙笏玩味地看着比干说道……比干脸色极度难看,闻仲,这是要下了他的推荐朝臣的权利!~ 身为王室贵族,王位争夺的失败者,一旦没有了推荐权,哪里还会有幕僚、下位贵族投奔自己? 闻仲,是要断了他的生路!~ 可是,即使如此,他又有何办法?政争失败,冀州已被收回,大王即将携大势归来,他就是再不满,又能如何? “臣……依了太师便是。” 比干颓废地回答道,整个人精气神溃散,像是当场老了十多岁!~ 闻仲满意地笑了笑,又将目光看向微子启和微仲衍:“你们二位王爷呢?看你们辛苦,要不也把推荐权交出来吧?” 微子启、微仲衍对视一眼,苦涩地笑了笑:“一切听从太师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