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小队不由往后退了一小步,洛瑶南大声道:“你、你想做什么?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是谁?”紫衣少年歪了歪脑袋:“肥料?”他的目光落在四人小队的服饰上,眼神微冷,“奥,原来是天下第一大仙门的弟子,我真害怕呢。” 虽如此说,他垂着眸,眼中杀意消退几分,像是想起什么,神色变得平和,摆了摆手,本想放他们离开。但这时,突然有人唤:“你是陆鸣!你竟还活着。” “什么陆鸣?”洛瑶南问。 水柔惊魂未定,面白如纸,“数十年前,淮水陆家,陆鸣施展邪术,弑父弑兄,被仙门公审,他本该死了才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在七杀宗……” 陆鸣脸上的表情渐渐消失,沉着脸看着他们,冰冷的杀气渐渐凝结。半晌,他不怒反笑,紫袍翻滚,笑着说:“被认出来了啊。” 说罢,五指翻飞,手掌间出现一支竹笛,他横笛唇边,尖利的笛声响彻,地面突然隆隆震动起来。 四人作死小队惊恐地发现,从深红湿润的泥土里,伸出无数双惨白的手掌,轰然一声,一座由无数尸体骷髅组成的小山出现在他们眼前。 陆鸣一跃跳至尸山之上,抬起了手,鬼气凝结成披甲执戈的巨大骷髅,朝少年们举起长戈。 威压之下,四人小队连逃跑的力气都失去,好像被钉在原地,只能眼睁睁看着长戈落下。 “琤!” 一道清影掠至他们身前,少年手执木剑,与长戈相击,霎时间长戈重新化作滚滚的黑气,黑雾之中,青色背影挺直,挡在众人身前。 如同巍巍高峰,秀丽春山,一寸不动,撑住将倾的天空。 盛琼花喊:“二道友,你快跑吧!别管我们了!” 他们之中,只有二兄的本事最高,二兄一定能逃出去的! 而黑雾散去,本来高高在上的陆鸣,看见了手握木剑站在地上的谢清欢,以及谢清欢肩头扛着的少女。他双腿一软,差点从尸山之上跌了下来。 然后众人惊讶地发现,那个不可一世的鬼修,抿了抿嘴,眼圈居然慢慢红了。 谢清欢双手拽住两人,往后一抛,丢麻袋似的丢出去,道:“别被他骗了,他越哭鲨人越凶,还不快跑!” 第19章 真正展颜 陆鸣抬手:“哎哎哎,你们别跑!” 四人小队闻言,跑得更快了,那鬼修脚下就踏着尸山,谁敢停留? 谢清欢跑在最前头,时不时转身拎起几个跑得慢的往前扔,陆鸣不明所以,又急着找师尊,便继续驾驶着尸山在后面追。 阴气刺骨,逼退了滚滚的妖风,小山高的尸山拔地而起,黑角林中所有妖兽无不避让,仓皇逃开。 盛琼花回头看眼越来越近的尸山,崩溃大喊:“啊啊啊甩不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