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花懿欢没反应过来,无妄君用这种语气同她说话,还是第一次,有点像小孩儿,说下次不吃胡萝卜,一定要买糖葫芦一样。 他太过反常,花懿欢一时没忍住,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无妄君没有躲,如同一只温顺的大狗一样,任由她将掌心贴在自己的额角。 也不发热啊,这是咋了,在海底呆得久了,脑子进水了不成? 花懿欢这样想着,又抬眼去细细瞧他,离得近了,她才发现他双颊之上,有两抹可疑的桃花色,很浅的两抹,不仔细瞧,根本瞧不出来。 再加之,他衣袖晃动之间,花懿欢的鼻尖,隐约嗅到一抹别样的酒香。 因着方才在席间时候,她也饮了酒,故而一时之间才没有觉察出来,如今酒味的后调被尽数发散出来,花懿欢才闻出,他喝得酒,和她那一席间的酒,根本就不是同一种酒。 花懿欢从前风流时候,神君的小手没少拉过,酒这种好东西,自然也没少品过,是以她当即能闻出,无妄君喝得这酒,明显比她喝得更为高档一些。 万恶的阶级啊,区别对待,原本,她花懿欢也是能享受到那最最顶级的待遇。 没了,全没了。 如今这天上地下,谁若想和无妄君平起平坐,怕是只有嫁给他这一条路罢。 也不知道他作为上古神,究竟能娶妻子不能,花懿欢不着边际地想,他要是给她娶了师娘,她要侍奉的人,那可就又多了一个,不划算不说,且师娘好相与还好说,若是叼缠,她花懿欢就直接跑路,不伺候了。 不过,这种情形的可能性也不大,花懿欢记得自己曾听过一个传闻,也不知真假,言上古神明,是不可以有爱人的,因为若爱一个人,便会生出无限占有的欲望,也便无法平和而慈悲地爱着天下苍生。 不论这说法是真是假,花懿欢觉得,无妄君活了这样亘古的年岁,他这棵老树,若要开花,早就该开了,也没见他喜欢过谁。 这般想着,衣带上忽然传来一股力道,叫花懿欢回了神。 她垂首一瞧,这醉了酒之后、宛如小孩子一般的无妄君,不知何时,将两人垂落在衣袂处的衣带,系在了一起。 还好此处没有旁人,花懿欢下意识想,不然他这老脸,可是要丢到师门外去了,酒量怎么这般差,差也就算了,差而不自知,才是最最叫人无奈的。 花懿欢这般想着,伸出手就要去解他打得那个结。 可他不知怎么系得,竟打成了一个死结,花懿欢一时解不开,又不能任由两人的衣带交缠在一起。 毕竟这也不是在自家的地盘,万一有谁误闯而入呢? 这般思量着,花懿欢抬手就要将衣带撕开,动作间,她忽然觉得这场景有些熟悉,痛苦而又有些欢愉的记忆,一时之间适时浮现在脑海,她记得在凡间时候,她给谢衍输真气那次,两人的衣带,便也是交缠在一起的。 花懿欢微微一叹,垂首要继续动作,却忽然一怔,这结,这结,和那时在凡间,她和谢衍衣带打得那个结,竟十分相似。 无怪花懿欢印象深刻,因为当时那个结,虽是无意间弄成的,但形状很是特殊,大致看,既像是一个蝴蝶结,又像是交颈的鹤。 花懿欢忍不住抬眼去瞧无妄君,他长睫静静垂着,十分安静乖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