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楚玥被一团炙热的光团击中,那光团撞到她身上,与她身上流转的金光撞击在一起,发出无声无形的光波,阵法中央的楚玥也看不清楚模样了。发出攻击的众人都紧张凝重地看向了阵法中央。另一边老刘的话没有说完,就因为分神看着阵法中央的情况,被苏小星藏在袖中的小白不小心咬了一口。老刘顿时痛呼一声,脸色扭曲了几分,扬手就恶狠狠地朝着苏小星发出致命一击。 苏小星躲闪不及,带了几分绝望地看着老刘的法器锁魂钉朝着她眉心飞来。下一秒,锁魂钉被一柄横空出世的长·枪挡住,坠着红缨的长·枪用力一弹,直接将锁魂钉反弹了回去,锁魂钉朝着那个老刘的面门冲去。与此同时一个面容冷峻,气势危险的男人挡在了苏小星面前,血色的瞳孔可怖地盯着老刘, 冷冷地道:刘长老好大的威风啊,真是让薛某大开眼界,韩家就这么输不起,迫不及待地让门下疯狗给人按上罪名,就是为了证明自家继承人不是个废物?来人竟然是特办处处长薛东阳。苏小星错愕地张大嘴,仰头看向了如同标杆一般,挡在自己身前的薛东阳,她的脸慢慢地慢慢地,泛起了一抹可疑的红晕。老刘也没想到薛东阳竟然会来,被薛东阳这么质问, 他目光闪烁地看着薛东阳:什么韩家的,你乱七八糟地胡说什么,是我自己看她有问题,否则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还口口声声地替鬼怪说话,明显就是邪魔夺舍,薛疯狗,怎么了,你也要包庇这中来历不明的邪魔外道?薛东阳冷冷地看了对方一眼:你自己废物就不要觉得别人都是废物。这会儿楚玥也从诛魔大阵中走了出来,刺眼的金光已经彻底暗淡了下去,她安然无恙地站在阵法外,眉目冰冷容颜艳丽, 漆黑的眸子又深又冷,安静地同围着她的众人对视,她这样子比之前拔剑的时候更让人胆寒,围着她的人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怎么样,玄都观有资格拥有座次了吗?瞧见楚玥脸上带起冷笑,带着几分讽刺的问话,在场的众人面色红红白白,不敢置信地喃喃自语。怎么可能,她怎么连诛魔大阵都能破。我们所有人集合的招数,她一个人就抗下了, 这这根本不可能。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出身,玄都观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她有这么厉害的能力,我们都不知道,她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还要参加新秀大赛。掌教!看到楚玥无事,苏小星惊喜地冲到了楚玥身边, 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楚玥,看到楚玥真的没事才松了口气。听到苏小星这么喊楚玥,薛东阳不由自主地瞥了苏小星一眼,苏小星有些不好意思地避开了薛东阳的打量。薛东阳也走了过去,恭恭敬敬地朝着楚玥行礼:掌教。楚玥颌首:东阳,你来了。这一幕让威正厅的这些人都呆了,匪夷所思地看向了薛东阳和楚玥,就连苏小星都错愕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