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少年抱着手臂,用一种漫不经心的目光,若有所思地打量着那深不见底的罪人坑。 谢怜心头油然而生一股不太妙的预感,道:“三郎?” 听他出声相唤,三郎转过头来,微微一笑,道:“没事。” 他又往前走了一步,整个人已经站在一个极其危险的地方了。谢怜心头和眼皮都砰砰一阵乱跳,道:“等等,三郎,你先不要动。” 高空之缘,那少年红衣下摆在夜风中烈烈翻飞。三郎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道:“不要害怕。” 谢怜道:“你先退回来。你退回来我就不害怕了。” 三郎道:“不必担心。我先离开一会儿。很快就能再见到了。” 谢怜道:“你不要” 话音未落,那少年便维持着抱臂的姿势,又向前迈了一步,轻飘飘地一跃,瞬间消失在深不可测的黑暗之中。 在他跃出去的那一瞬间,若邪便从谢怜腕上飞了出去,化为一道白虹,想要卷住那少年的身影。然而坠速太快,那白绫甚至没有抓到一片衣角便黯淡地收了回来。谢怜一下子跪在高墙之上,冲下面喊道:“三郎!!!” 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那少年跳下去之后,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在他身旁,高墙之上,众多半月士兵们彼此大叫起来,都震惊极了。今天是怎么回事,以往要抓着扔才能扔下去,今天却是轮流抢着往下跳,不给跳还自己往下跳? 那刻磨将军大喝着让他们镇定,而谢怜见若邪没抓住三郎,来不及多想,收了它就往罪人坑中纵身一跃。谁知,他身体已经跃到半空中,衣服后领却是突然一紧,就此悬空。谢怜回头一看,原来那刻磨将军见他也往下跳,竟是长臂一伸,抓住了他,没让他掉下去! 谢怜心道:“你要来也行,一起下去更好。”心念催动,若邪犹如一道白蛇,倏倏绕着刻磨手臂爬上去,“刷刷刷”地将他整个人缠住。刻磨见这白绫诡异莫测,犹如成精,额头黑筋暴起,身上块状的肌肉也瞬间涨大数倍,似乎想生生崩断捆住他的若邪。谢怜正与他僵持,忽然,眼角余光扫到了极为诡异的一件事。 那被吊在长杆上的尸体,忽然动了一下,微微抬起了头。 那群半月士兵也注意到了这尸体动了,纷纷大叫起来,挥着狼牙棒朝那尸体打去。而那黑衣少女动了一下之后,也不知她是如何解开那吊着她的绳子的,忽然便从杆子上跳下,朝这边疾速冲了过来。 她犹如一道黑风从高墙之檐上刮过,既快且邪,众士兵瞬间被这阵邪风刮得东倒西歪,惨叫着摔下了高墙。见他的士兵被扫了下去,摔进了那罪人坑之中,刻磨狂怒地大骂起来。他骂得极为粗俗,大概使用了不少市井俚语,谢怜听得不是很懂。不过,他听懂了第一句。刻磨在骂的是:“又是这个贱人!” 下一刻,他便骂不出声了,因为,谢怜突然用力,拽着他一起掉下了罪人坑。 掉下去就爬不上来的罪人坑! 在下落过程中,刻磨发出的怒吼声几乎把谢怜耳膜震穿。他只得收了若邪,顺便踢了刻磨一脚,让他离自己远一点,保护耳朵。紧接着,他驱动若邪向上蹿起,希望能抓住个东西缓冲一下,至少落地时不要摔得太凄惨。 可是,这罪人坑修得厉害,那阵法也厉害,若邪非但无法探上更高处,在这高墙四壁中也无处可依。正当他以为自己又要像之前无数次那样摔成一块扁平的人饼嵌在地上好几天都挖不出来的时候,忽然,黑暗之中,银光一闪。 下一刻,便有一双手轻飘飘地接住了他。 那人准确无比地接了个正着,简直像是守在底下专门等着去接他的,一手绕过他背,搂住他肩,另一手抄住了他膝弯,轻轻松松化去了谢怜从高空坠落的凶猛之势。 谢怜刚从高处落下,猛地一顿,还有些头昏眼花,下意识一抬手,紧紧搂住了对方肩头,道:“三郎?” 四周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当然也看不清这人是谁,然而,他还是脱口喊出了这两个字。对方没有答话,谢怜在他肩头和胸口摸索了几下,想要确认,道:“三郎,是你吗?” 不知是不是因为来到了坑底,这里的血腥之气重到冲得人几遇晕倒。谢怜也不知是怎么个情况,一路胡乱往上摸,摸到那人坚硬的喉结时突然惊醒,心道罪过罪过,这是在干什么,立刻抽了手,道:“是三郎吧?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半晌,他终于听到了那少年的回应,从距离他极近的地方沉沉传来:“没事。” 不知为何,谢怜觉得,他这一句的声音,似乎和平日里有着微妙的不同。 正文 25、暧花怜夜陷罪人坑 2 谢怜道:“三郎,你当真没事?放我下来吧。” 三郎却道:“别下来。” 谢怜一怔, 心想:“怎么回事?难道地上有什么东西?” 那一双手还是紧紧抱着他, 一点松开的意思也没有。谢怜本想举手轻轻推一下三郎的胸口。然而, 这手刚放上去,他就记起方才摔下来被接住时自己胡乱摸索、摸到了这少年喉间那个坚硬的突起,又把手偷偷地缩了回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谢怜几百年过来了都不知道“尴尬”两个字怎么写,这时心中却有个声音一直在警告他,最好不要乱动手动脚,老实点儿。 这时,只听一声饱含着愤怒与悲痛的咆哮,坑底的另一边传来一道凄厉的吼声:“你们怎么了!?” 这一声是半月语,而听声音,正是被谢怜一起扯下来的刻磨将军。他本来便是死的, 自然也没摔死,只是这一下摔得甚猛,估计也砸出了一个人形坑,嵌在里面了。而等他爬起来后, 就开始大叫:“怎么回事?士兵们!我的兄弟们啊,你们怎么了?!” 他方才在高墙之上朝下呐喊, 下面分明有成百上千个声音回应他,仿佛坑底深处挤满了嗷嗷待哺的汹涌恶灵。然而,此时此刻,谢怜耳中听到的, 除了刻磨狂怒的悲吼,就只剩下一片死寂。他甚至连近在咫尺的三郎的呼吸声和心跳声都听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