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子抢回了四把飞剑,叹息一声,“我败了!” “承让!” 陈季平对这位没有恶感,也不难为他,“天尊,现在可以了吧?” 元始天尊一看太乙等弟子都缩到了他后边,就知道不会有人替他出来试探虚实了,“好,本天尊就跟你做一场!” 说完,先祭出一件闪烁着五色毫光,又有万道霞光四射的玉如意; 周身浮现一层紫色云霞,如一件仙衣,将身体包裹,传说这是盘古界第一道浩然之气所化的诸天庆云; 头顶浮现一支黄色小旗,赫然是防御力仅在业火红莲之下的戊己杏黄旗; 右手拿出堪称此界攻击力最强的灵宝盘古幡,传说这件宝物乃是盘古斧刃所化,拥有撕裂混沌之威、粉碎时空之能、以及统御万法奥义之功。 左手也没空闲,拿着一枚鸡蛋大的珠子,此珠既无毫光,也无神彩,表面灰扑扑的毫无卖相,但是,身在小宇宙中的旷古幽莲竟然激动的叫嚣:“这是鸿蒙珠,乃是混沌本源之宝,一定要将其拿下,有了此珠,你的小宇宙就可以衍化成真正的大世界了!” 看到这位一连祭出五件至宝,再想到通天教主的寒酸,简直可以用“裸圣”来形容,同样是圣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涅? “天尊宝物真多啊,回头一定要分我一些!” “哼,宝物乃有德者居之,有本事你来取啊!”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话间,陈季平竟然收了业火红莲和伞盾,一副完全放弃防御的姿态。 元始天尊冷笑一声,当即挥出了盘古幡,万道七彩斧刃飞射而出,所过之处虚空尽碎,时间却出现了短暂的停滞。 陈季平暗暗惊叹,果然不愧为盘古斧衍化的法宝,居然也加持了时空法则。 闪避是闪避不开的,所以,他根本不闪避,直接挥动擎天棒对着元始天尊打了过去。 斧刃落在他身上,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几乎将他大卸八块,但是一滴血都没有流出,反而多出了八个陈季平,一起挥棒打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 在场的,没有一个眼光差的,幻化之术,他们见得多了,却从来没见过这种幻化之术。 在紫霄宫的道德天尊,却是一语道破天机,“想不到,陈三郎竟然连烟霞这等小道都领悟大成,看来最近他是又得了什么机缘!” 元始天尊,没想到陈季平可以无视盘古幡的攻击,急忙又搓出一个巨大的金色雷球。 雷球爆裂,如烟花般绚烂,幻化之物遇到这雷电之力必然会烟消云散。 可是,所有的陈季平都没有消失,棒子如排山倒海般狂击而至。 戊己杏黄旗的形成的第一道防御瞬间告破,玉如意悲鸣一声,落在他怀中,不过擎天棒的攻势,也消耗殆尽,最后被紫色的庆云霞衣所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