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确定几遍后,花寻风缓缓开口道:晚辈还记得。不过晚辈有一事相求。哦?但说无妨。修竹笑道。晚辈想参观一下大雄宝殿。花寻风直视修竹,严肃道。噗。一旁的定垣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你说想参观大雄宝殿?这算什么要求。你若想去,直接过去不就行了,又不是什么禁地, 哪有什么穷讲究。花寻风心想扳指吸取愿力可能是要直接接触的,所以光看到还不行,还要接触:其实,我是想参观佛像。佛像?定垣一脸疑惑。花寻风脑筋一转,快速杜撰出一个谁也无法求证的故事,既转移了话题又解释了《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由来:晚辈年幼之时,在全叔那里得到颇多家里遗留下来的佛经,只是时间太久记不起来了, 但是我每每靠近佛像之时,幼时读过的佛经便会浮现脑中。完全胡说八道,但是花寻风不怕,因为他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他是万江流的儿子,而且从小就跟全叔,也就是血手红拳苍云天一起生活。这在五宗高层之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任何事情只要涉及到万江流,就算再不可能, 他们也会谨慎待之,更何况,他会拿出实实在在的一卷《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触摸佛像乃我寺大忌。修竹低头沉思片刻,随后说道:不过若是拂拭尘埃,还是允许的。花寻风连忙点头:没错没错,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嘛。证道院首修如瞥了眼花寻风嘀咕道:此子颇具慧根,可惜了。 听那意思,好像还想将他遁入空门。罗汉院首修明眼大如铃,如怒目金刚般瞪了眼花寻风:休要扯开话题,赶紧将‘空色说’念来,之后许你去拂拭佛像。花寻风嘴角扯了扯,慢慢将《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念了出来: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清灵的声音撞进场内每个和尚的心头, 定垣也不例外,无外乎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说实话,观自在菩萨是谁,花寻风不知道,不过这关他什么事?脑中浮现的就是这样的句子。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 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花寻风缓缓念来,字字珠玑,句句箴言,殿内都是得道高僧,极具佛性,渐渐的盘腿坐下。波罗僧揭谛, 菩提萨婆诃。花寻风念完抬头,几人还沉浸在《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当中。紧接着,殿内上空汇聚大量灵力,几乎实质化,这十一个和尚动作一致,全部原地盘腿,开始打坐行功。石函寺十院首,修真已有数万年头, 寺内所藏佛经早已烂熟于胸,他们的心境就像这落定的尘埃,依附在心间不动不摇。第三百九十章大雄宝殿中的愿力今日猛然听见不下于藏经阁典藏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顿时有所感悟。十大院首心境升华,如山间清爽的风,将心尘拂动,许久未提升的修为,隐有突破趋势。